Banner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動態

        碳中和將如何影響中國

        點擊數:1197 發布時間:2021-05-24 10:24:08
              “力爭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是中國向世界發出的承諾,對國內帶來的影響也將是全領域的。達到碳中和跑道終點,還有40年時間,道阻且長,但行則將至。
              過去一年,受新冠肺炎疫情深度影響,全球經濟增長模式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環保、能源形勢更為嚴峻。2020年12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按下碳中和快進鍵,確定把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列為2021年八大重點任務之一。這既體現了一個負責任大國在世界性挑戰面前主動應對氣候危機的國際擔當,也表明了深入推進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共生共榮的高質量發展決心、給子孫留下美好家園的信心。
              “力爭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是中國向世界發出的承諾,對國內帶來的影響也將是全領域的。達到碳中和跑道終點,還有40年時間,道阻且長,但行則將至。筆者相信,中國有能力調適好高質量發展和生態環保關系,有效解決這一涉及社會問題、經濟問題、技術問題,甚至涉及政治問題的國際型“大考題”。
         
              促使人們行為方式改變
         
              碳中和,最早出現在2006年《新牛津美國字典》中,大意是,企業、團體或個人,通過植樹造林、節能減排等一些措施,抵消自身產生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實現“零排放”,達到“零污染”。
              “碳”,是石油、煤炭、木材等由碳元素構成的自然資源。耗用越多,導致地球暖化的元兇“二氧化碳”也越多。第一次工業革命以來,人類利用自然能力提高,但取之無度、用之不節的不當行為方式,加速、加劇了地球的生態嚴重失衡:氣溫升高,冰川融化,森林銳減,土壤板結面積擴大,地震和海嘯頻發,地下水位下降,湖泊縮小,水體和大氣污染加重,廢渣存放量過大,垃圾包圍城市……看得見的變化,終于引發人類的切膚之痛。從非典到禽流感、中東呼吸綜合征、埃博拉病毒,再到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新發傳染病頻率明顯升高,周期持續延長,病菌不斷異化。生物、動物、植物、山川、河流等組成的地球,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循環系統。失去了平衡,就是災難。
              中國在自主貢獻中的承諾如何“達標”?需要政府“硬約束”,更需要民眾“溫情以待”。對普通人來講,不一定有石光銀在沙漠里揮汗40年筑造近百公里長的“綠色長城”、余曉蘭30年把萬畝荒山荒坡變成綠色林地的壯舉,但需要在日常行為中自覺踐行尊重自然、愛護自然的綠色人文情懷。一份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試驗表明,選擇非電動牙刷少排近48克,烤面包機替代烤箱少排近170克,節能燈代替60瓦燈泡可將排放減少4倍,晾曬衣物代替滾筒式干衣機每天少排2.3公斤,下班關閉電腦代替待機可少排1/3,節水型淋浴頭代替普通淋浴頭可將洗3分鐘熱水澡造成的排放量消減一半。這些日常行為,每個人都能做到。
              截至北京時間4月26日零時零分,全世界累計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1.46億例、死亡300多萬例,加深了人類的深刻擔憂,也必將促使政府用政治自覺之手,加大廣大干部群眾對自然、對生活行為重新認識的嚴重性和緊迫性,深化環境教育體系從娃娃抓起,強化有效宣傳途徑和氛圍,達到思想自覺、行動自覺。做一個文明的公民,不捕殺濫食野生動物、拒絕餐桌上的浪費、暢行綠色騎行等等日常行為,讓生態環保意識成為社會生活中的主流文化。
         
              促進整體意識的提高
         
              氣候治理是全球和國家治理的重要組成部分。截至去年10月,承諾碳中和的國家達到127個,這些國家溫室氣體排放總量占到了全球排放1/2。具體到中國,2015年向聯合國提交國家自主貢獻預案(INDC),提出“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并爭取盡早達峰,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
              一般而言,既要維持經濟穩定,又要保持持續增長,實現碳達峰,可通過產業、能源、交通、生活等領域的結構調整和能源利用效率提升實現。20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早已走完了先發展后治理之路的發達國家和地區,將高耗能工業、工業中高耗能的加工制造環節轉移至發展中國家,服務業逐步在經濟中占據主導地位,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基本超過60%~70%。隨著去工業化產業布局的調整,大多數達峰國家和地區的高耗能工業品產量陸續達峰,如英國、美國、日本的粗鋼產量分別于1970年、1973年和1973年達峰。
              這種情況下,中國之所以有底氣承諾,同2015年時規劃2020年脫貧一樣,通過總體任務分解,落實到部門分解、行業分解,最終達到既定目標,碳中和也同樣如此。集中力量辦大事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特征,也是顯著優勢。
              向世界承諾,意味著國內疫情后綠色低碳轉型將加速,意味著中國決心在應對氣候變化的“命運共同體”重要領域中爭取更多話語權,同時更是自我加壓。全球在碳中和大背景下,一定會進行新的國際合作、國際分工,形成國際標準。中國是制造業大國,  目前還處在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的“四化同步”進程中,能源需求仍然在增長。如何處理好“兩山論”的辯證關系,對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相關部門和機構,對央企國企和民企等都是一個巨大考驗。
              碳中和目標的設立,必將推進倒逼機制、量化問責的進程,進一步強化廣大領導干部對從國情、省情、市情、縣情、區情和實際出發,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再認識;必將促使“全國一盤棋”的凝聚力進一步加強,在“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下,站在全球可持續發展的高度,“要算大賬、算長遠賬、算整體賬、算綜合賬,不能因小失大、顧此失彼、寅吃卯糧、急功近利”,努力為“綠色崛起”的理念創設寬松的環境和氛圍,讓廣大人民群眾積極投身到“綠色崛起”的實踐中來。
         
              促使技術革新步伐加快

              

              每一次重大世界性危機,都必將帶來翻天覆地新變化,這一次也不會例外。

              碳達峰目標,意味著各省份“十四五”起將面臨更嚴格的碳排放強度和總量“雙控”考核要求,低附加值、高耗能工業產品生產和出口導向的傳統發展模式不再適宜。對于行業企業的大考,有人提出“去煤化”,這個提法顯然不切合中國的國情,習近平同志也用了“力爭”和“爭取”兩個詞。
              我們知道,短期內,實現工業快速轉型并減少碳排放,會導致一些能耗高、污染嚴重的行業發展受限。只有在能源利用方式及技術發展方面作出重大變革,才是迎難而上的選擇。“去煤化”需要一個過渡期。這期間,需要地方政府和企業加快產業革命、技術革命的新步伐,找到穩定的節能能源替代煤源。這方面,從國家層面、政府層面、央企國企層面、民企層面,都已經做了不懈的努力,只不過這次碳中和起到了“加速器”的助推作用。
              中國能源系統規模龐大、需求多樣,從兼顧實現碳中和目標和保障能源安全角度考慮,未來應積極構建以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為主導,核能、化石能源等多元互補的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現代能源體系。加快適應碳中和產品技術開發及其應用步伐,打通專利、成本、標準三大主要短板,既是促進高質量發展的要求,也是保障人民美好生活健康發展、縮短中國與國際水平差距的方法和手段。
              相信在10年和40年的既定目標中,新興技術領域會不斷突破,革新性技術在碳中和等氣候行動中的地位會日益突出。
        東方電氣東方電氣集團官方微信
        東方電機東方電機官方微信
        彩吧论坛首页